前兩天基金會暫時放下手邊的工作,出發去宜蘭做團隊訓練。一說到宜蘭,當然不能不想到地主黃春明老師,所以昨天下午的課程就安排了和黃老師進行下午茶分享時間。大家才剛坐定,聽黃老師講他的創作計畫,就頻頻被老師的手機來電打斷。老師也很性格地接起電話說:我在講話,就速速把電話掛掉了。老師有點無奈又不好意思地說,因為早上在宜蘭有場演講,但不巧他忘了時間,等到在台北的他被通知的時候,是用飛的過去也來不及了。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,只好把車開上雪隧,期待多爭取一點演講的時間。

你一定會想,開車上雪隧又不是什麼大事,有什麼好值得拿來大書特書?其實啊,身為宜蘭人的黃春明老師,早在幾前年就強烈反對過雪山隧道的興建,他還為此寫了篇名為〈寵壞自己的暴發戶〉的文章。在文章裡面,黃老師說:「雪山隧道對生態環境造成了很大的破壞,有如埋下了一枚核子定時炸彈;甚至於其慢性的侵害,也有如放射線糾纏細密難除。因此譴責雪山隧道,環保是一個很重要的理由之一。」所以當往返台北、宜蘭兩地,他都堅持走原本的北宜公路而不過雪山隧道。「擇善固執」是對黃春明的不二詮釋,這樣的信念也支持他創作不懈,不管在文學藝術或是兒童劇的這幾個領域他都還持續地創作著。尤其在探視癌末病患之後,更堅定了黃老師繼續創作的決心。


後記:

黃春明的文人風骨在雪隧事件裡面表露無遺,即便違背了當初的誓言,他也在演講的一開始,就對觀眾開誠佈公地坦承他早上失信走了雪山隧道,寧願自己先坦白,也不要在事後才被大家批露;也由此可知他把守時和誠信看得有多重要。但媒體顯然只把焦點放在老師破功走了雪隧上面,不禁讓人感到遺憾。想要更直接了解黃春明老師:www.trend.org/2010master

寵壞自己的暴發戶

作者:黃春明
原文刊登於自由時報

最近我個人因為對雪山隧道發表了幾句措詞強烈的批評,引起媒體的輿論共鳴,我個人覺得被抬愛了,其實有這樣共同看法的人,在台灣還是不少,可惜它一直沒能成為一股強而有力的力量,而被有關的組織忽視。當我們反對的雪山隧道成為事實之後,再怎麼強烈的譴詞,都變成最後一次的悲鳴,縱然是說了什麼,也只是說出一個簡單的結論,連觀念都不容易交代清楚。

沒錯,雪山隧道對生態環境造成了很大的破壞,有如埋下了一枚核子定時炸彈;甚至於其慢性的侵害,也有如放射線糾纏細密難除。因此譴責雪山隧道,環保是一個很重要的理由之一。

在這個寶貴的地球上,人類,其實是幾個資本主義大國、強國,或是叫做先進國家,以極端的本位發展;在另方面來看,是糟塌整個地球的生態環境,所以早就有人提倡第六倫,還有所謂的「生活環境的倫理」,它主張人類有生存的權利,其他物種也一樣有生存的權利。由大自然形成的地景,也有存在的必要。最後特別強調我們子子孫孫有享受地球的權利——地球能成為好的生活環境,是建立在均衡發展的基礎上的。

在生活環境的倫理主張裡面,保留大自然形成的地景,我們侵犯了它,還把它當進步。例如把一條彎曲繚繞的河流截彎取直,把一個生態綿密的沼澤填平......等等,都以人──以少數人的利益,假借建設的美名,勵志的抽象價值,說什麼人定勝天、天下無難事,只怕有心人種種。既得眼前的利益,破壞未來的美景;工程不等於建設,把鋼筋水泥凝在一起就叫建設嗎?這在台灣常被拿來討好老百姓,雪山隧道就是一個例子,除非連政府都不知道它的利害關係,或是只聽了幾個人的話,造成判斷錯誤。

1986年吧,我受邀訪問琉球的文藝界,在幾天的行程裡面,有一天被安排去石垣島,那是休閒度假的勝地,大部分的遊客都來自日本本土,他們要到石垣島,就得搭飛機到那霸,然後再轉搭小飛機或是船隻到石垣島。我去的時候,正好有一件新聞議題,分成贊成與反對兩派,爭執了有一陣子。那就是日本航空國內線,爭取在石垣島填海鋪設飛機跑道,地點選在石垣島的白保村的海邊。白保村的村民成了反對派的弱勢團體,商人團體和多數的議員是贊成派,調查的比例是十二比六十一,其他不表示意見,所以比數相當懸殊。這個時候,NHK記者竟然訪問我,要聽取我的意見;他為了表示認真,記者和一位漁民讓我穿上潛水的裝備,潛到海底看看要鋪設跑道的地方(事先我說我會游泳)。當我潛到海底的時候,眼睛所看到的,是一片夢境,美得讓人辭窮的珊瑚礁,在清澈閃著折射陽光進來的海底,優雅地就在那裡;要不是呼吸上的壓力分了我的心,一定會感動地在海底掉淚。

記者問我這個地方要鋪設飛機跑道的看法。我說我不是日本人,我無權表示意見。但是以地球村的觀念,我算是一位地球的公民,我很用力地對著鏡頭說:不應該。這個故事的後續是,當天電視播出之後,晚上我參加當地台灣移民商人的鴻門宴,我被圍剿了,甚至於有人罵我丟台灣人的臉,什麼不好寫,寫那種〈莎喲娜啦.再見〉。我不知死活地站起來,說你們這麼不講理,那麼我們就來打架比較痛快。我很悲壯地離開酒席,準備被打死。

說也奇怪,那時有一點像要就義般飄飄然的美感。當時害得邀請我來的朋友緊張得要命,好在台灣的鄉親不想再把事情擴大,結果我義也沒就成,陋態卻暴露。

不過值得欣慰的是, 事隔多年,石垣島的飛機跑道成了一道幻影,深深地沉入海底去了。當然,這個結局絕對與我無關,聽說當時的沖繩縣知事(縣長),他是一位左派人士,這才是關鍵。提起這件國外的陳年往事,只想讓我們這裡關心政治的朋友做參考而已。

其實,雪山隧道除了大大地違反環保之外,還有一項也不小於破壞環保的壞事。大多數的人民,對新生事物都需要教育,特別是在民主ABC的階段。但是政治人物為了占有地盤、拉攏選票,許下建設支票, 對建設的事項,沒有充分說明或慎重的評估。為了既得利益就去完成的話,一邊是賄賂,一邊是寵壞。一個富有人家寵壞一個敗家子就家破人亡,寵壞還在民主ABC的大多數人,你說我們的社會,這得來不易的民主,會有什麼遠景?會寵壞小孩的家庭,很多是暴發戶;台灣的社會頗有暴發戶的性格,連自己都寵壞了!



 

TRENDFOUND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