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中本拾畫150.jpg  (圖片提供/許培鴻)

崑曲新美學 蘇州崑劇院示範演出 劇目介紹

4/15 (五)
《漁家樂‧藏舟》《吟風閣‧霸宴》《牡丹亭‧拾畫》《水滸記‧情勾》


《漁家樂‧藏舟》

傳奇劇本。清初朱佐朝作。寫東漢時大將軍梁冀派人追殺清河王劉蒜,射死鄔姓漁翁,劉蒜則被鄔女飛霞所救。後來鄔飛霞混入梁府,用神賜之針刺死梁冀,劉蒜稱帝后封她為皇后。《相梁》、《刺梁》兩出,過去昆劇演出較多。

《漁家樂》,清初朱佐朝作。寫東漢清河王劉蒜被梁冀追殺,為漁家女鄔飛霞所救,後登基立飛霞為皇后事。無全本流傳,只知蘇州市戲曲研究所藏有摺子串演本, 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藏有傳抄本,殘存二十八出。劇情是:東漢章帝曾孫清河王劉蒜奉旨人宮即帝位,相士萬家春為之相面,以“漁家樂”三字為讖。大將軍 粱冀專權篡位,派兵追殺劉蒜,劉蒜倉皇出逃。禦史馬融依附粱冀,彈劫輔弼重臣,其女馬瑤草惡其所為,題詩斥其過,馬融一氣之下,將她送嫁窮書生簡人同。簡人同惶惑不明就裡,鄔姓漁翁及其女飛霞問明原由後為之作媒,使之拜堂成親。端陽節,鄔漁翁與眾漁人在陳家墳席地而坐,飲酒唱曲,歡慶佳節。恰巧劉蒜被梁冀 校尉追殺至此處,校尉放箭誤射鄔漁翁,劉蒜則遁入鄔漁翁舟中得以脫逃。鄔飛霞入漁舟見劉蒜,驚問其故,獲悉真相後將劉蒜藏匿舟中。粱冀權勢日重,令馬融獻 出馬瑤草作為歌伎,鄔飛霞得悉此事,自請代馬瑤草入梁府,伺機用神針刺死粱冀,爾後在相士萬家春的幫助下逃出梁府。劉蒜被河東節度使立為帝,鄔飛霞前往投 奔,劉蒜感其恩,當即成婚,並封飛霞為正宮,簡人同亦因功授職。粱冀逆黨既敗,馬融被執,劉蒜因其為簡人同岳父,恕其罪。馬瑤草義正辭嚴地詰責其父,馬融 無言以對。下列十一折傳存於《六也曲潛》、《集成曲譜》等書中,現據以採錄。

《賣書》,書生簡人同貧窮無以自活,只得賣書易米。鄔漁翁憐惜他,並接濟他。

《賜針》,漁家女鄔飛霞出去賣魚,九天玄女幻化成老嫗,賜她神針,以便日後助成大事。

《納姻》,又名《做親》。馬融遣女馬瑤草下嫁簡人同。簡人同莫名其妙,不敢接納。鄔漁翁父女問明原由後為之作媒,促其成婚。

《逃宮》,又名《出奔》。劉蒜奉太后旨意入宮即位,但大將軍粱冀謀反,另立渤海王劉瓚。不到三個月,粱又弑君篡位,欲一舉翦滅皇室宗親,派兵截殺劉蒜。劉蒜遁逃出宮。

《端陽》,端陽節,鄔漁翁與眾漁人在陳家墳唱曲飲酒,仿效漁家樂故事。這時,劉蒜為粱冀校尉追殺至此,校尉放箭誤射鄔漁翁致死。

《藏舟》,劉蒜遁入鄔家舟中,鄔飛霞將他改扮成漁翁以避人耳目。

《俠代》,粱冀令馬融獻其女入粱府為歌伎,鄔飛霞自願代馬瑤草前往。

《相梁》,相士萬家春見梁冀氣色不正,預言三日之內將有人行刺。粱冀將信將疑,決定三日內足不出戶,靜坐衙齋,與歌伎們飲宴。

《刺梁》,鄔飛霞混入歌舞隊中.乘隙以神針刺死梁冀。

《營會》,河東節度使立劉蒜為帝,勢力日盛。鄔飛霞前往投奔,劉蒜與之成婚,並立之為正宮。

《羞父》,粱冀垮臺,馬融被問罪,劉蒜知其為簡人同岳父,將赦之。馬瑤草詰其過,馬融愧悔。

(圖片來源/水磨曲集崑劇團)
《吟風閣‧霸宴》

清代楊朝觀《吟風閣雜劇》共三十三種,其第二十九種為《寇萊公思親罷宴》,簡稱《罷宴》。

劇演北宋太宗時萊國公寇準節度相州,為了給自己生日做壽,準備歡宴軍門,筵席所需,都令家奴翻舊換新,不料被採辦家奴所誤,心中十分不快,要處死那個家奴,即使夫人出堂說情也不聽。這時曾服侍過太夫人寇母的劉婆在廓下失聲痛哭。寇準夫婦問其緣由。原來寇準幼年喪父,家貧,寡母為了撫養他成人,歷盡艱辛,等他一登金榜,太夫人已燈盡油枯,奄奄病逝。劉婆看到今日的輝煌燦爛,不禁想起太夫人當日的苦楚,因此失聲痛哭。寇準聞言,要劉婆把舊時太夫人苦楚細說一番。聽了劉婆的一番講述,寇準決定壽樂壽筵,概停伺候,宣布明日罷宴。寇準並將太夫人留給劉婆繪有他們母子二人的一幅畫懸掛中堂,朝夕展拜。

老旦飾劉婆,頭戴花網巾,花髮綹,紫綢包頭,身穿紫色綢老旦褶子,罩黑素馬甲,腰束綠裙,黃宮絛,白彩褲,鑲鞋,手拿拐杖,中間再拿畫圖。正生飾寇準,頭戴侯盔,口戴黑三,身穿紅蟒,腰束角帶,紅彩褲,高底靴,拿馬鞭上。正旦飾寇夫人,梳大頭,戴正旦鳳冠,身穿女紅蟒,加雲肩,腰束藍邊裙,角帶,白彩褲,彩鞋。丑扮採辦家奴,眾扮四軍、四將、二中軍。清代阮元為浙江巡撫時,觀演此劇,為之痛哭失聲,時亦為之罷宴。二○年代崑劇傳習所經吳義生授此劇,成為常演劇目,老旦馬傳菁飾劉婆,極為傳神。六○年代北方崑曲劇院演此劇,有較大改動。

南開拾畫108.jpg 
《牡丹亭‧拾畫》

《牡丹亭》又稱《還魂記》,是一部文學史上及劇壇上極有名的巨著。作者湯顯祖,明朝江西臨川人,才華絕代,學識淵博,借古代的傳說為故事梗概,發展成五十五齣曲折動人的戲劇。劇中的女主角宋朝南安府太守杜寶的女兒麗娘,遊園傷春,因夢生情,尋夢不得,為情而死,死後三年,又因情復活,雖然離奇荒誕,卻足以說明「情」的感人力量。

湯顯祖著有玉茗堂四夢(牡丹亭、紫釵記、南柯記、邯鄲夢),都以「情」為主題。其中《牡丹亭》、《紫釵記》寫情之「痴」,是入於情之作;《南柯記》、《邯鄲夢》寫情之「空」,是出乎情之作。

《牡丹亭》的文辭美,意境深,加上情感化的唱腔、文詞化的身段,配合了含蓄傳神的詞句,優雅動人的音樂,把杜麗娘的形象塑造得無比的感人,比「無聲不歌、無動不舞」的境界更進了一層,是戲曲的經典之作。

「拾畫」為《牡丹亭》第二十四齣,寫杜麗娘死後葬於後花園梅樹下,改為梅花觀。隔了三年,夢中的秀才柳夢梅上京求取功名,路經南安,得了一場大病,在梅花觀中靜養。一日柳生信步走到後花園,在太湖石邊拾到了一幅畫,以為是觀音佛像,帶回書館焚香頂禮。「拾畫、叫畫」一般都是相連演出,由小生一人擔綱,是小生「八獨戲」中的兩齣。唱腔細膩、身段瀟灑,著重崑味及書卷氣,為崑曲巾生代表作之一。



《水滸記‧情勾》

〈情勾〉是崑劇《水滸記》中的一折,是寫閻惜姣被宋江殺後,其鬼魂來找她的情人張三郎同赴黃泉的故事

主要的戲放在閻惜姣要張三郎看她的容顏上,在劇本上只有一句「你且近前來,把奴的容顏看一看,比舊日的如何?」卻演了十來分鐘,張三郎不敢看,又不敢不看,先是持燭從左邊看去,將走近,卻不見了,原來她在桌後,只一蹲便算是鬼魂散去無影無蹤,此時,利用蹲下的機會,她把生前穿的鮮紅的坎肩換上,張三郎重新從左邊來看,也是剛一接近又不見影子,兩次撲 空,一團鬼氣便暈染出來了,令人毛骨悚然,此時臺上燈光雪亮、卻引人聯想這是在一間鬼影幢幢、陰風習習的書房裡。第三次是從正中方向走去看,這次閻惜姣沒 有隱去,大模大樣地橫臥在桌上,一副嬌姿,容他仔細端詳,張三郎跪在桌前認真地一看。說了句:妙呀!看小娘子容貌比在生時越發標緻了。閻惜姣此時歎了 一口氣似地吐出三郎啊這婉轉幽怨勾人心魂的三個字,張三郎接著唱:覷著恁俏龐兒宛如生,聽她嬌吐依然舊鶯聲。唱著唱著,一隻冰涼的手便來掐他的喉 嚨,這時張三郎有個竄被窩的動作,跳上桌直挺挺地躺在桌上,一縷魂兒便被她牽去。張三郎似乎是高高興興地與她效於飛雙雙入冥,鴛鴦塚安然寢,走著 矮子步與她下場了!

TRENDFOUND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