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-mei-Mistel.jpg

誠品畫廊目前正在展出藝術家謝素梅的個展《無聲DISCO》,大家或許對這位藝術家不太熟悉,不過她可是小文字工最喜歡的藝術家之一;哭點一向很低的小字工最近更是變本加厲,看展覽的時候還因為太有共鳴而在展場裡落淚。現在小字工就要和大家分享我對謝素梅的熱愛,希望你們也會喜歡這位纖細而有力量的藝術家。

【謝素梅是誰?】
謝素梅,或許這個名字聽來有些本土,不過她是1973年生於盧森堡的中、英混血兒,她的父親是中國籍的小提琴家、母親是英國籍的鋼琴家,出生在這樣一個音樂家庭,她從小就接受了嚴格的古典鋼琴和大提琴的訓練,也因此音樂、聲音和感官知覺在她的作品中是很重要的元素。她的作品常融合音樂、攝影、錄像和裝置等的形式和媒材,傳達女性藝術家獨有的纖細寧靜卻又直觀的自我投射。

【《無聲DISCO》在展甚麼呢?】
於誠品畫廊展出至11月7日的《無聲DISCO》,是謝素梅在台灣的首次個展,衝突的展名讓我們充滿了各種的想像,Disco本該是喧嘩而熱鬧的舞曲,在把聲音消除後,藝術家留給我們的會是什麼?謝素梅說,
「無聲DISCO」不僅是藝術家的自我表現,對觀者而言也是一場靜默而獨自一人的派對。小字工更覺得這檔展覽是一場向內心更深處的探尋和朝聖;如果看到這裡你開始對展覽感到好奇,相當建議你可以找一個少人的時間,暫時把自己從現實生活中抽離,一個人靜靜的在展場裡觀賞作品,也在這樣的生活空檔中,去發掘更多屬於你自己的微小知覺。


進入展場,你最先會看見一張醒目的攝影作品〈一千個字〉,開始就是一個很強烈的對比,紅色是很吵噪的顏色、大聲公更是一個更加吵噪的擴音工具,但在相紙上的呈現竟又是那樣的無聲而凝結。

作品〈無音室〉是一個貼滿吸音海綿的房間,進入這個空間彷彿來到了一個真空純粹而無聲的世界。在視、聽、味、嗅、觸這五種感知中,唯有聽覺沒有辦法真正抗拒外在環境的入侵,連在這樣安靜的空間裡面,我們都還能聽見無聲之音。沒有聲音也是一種聲音,這說來玄妙,想要一聞這種感覺也只有在作品現場才有機會了。

〈漂浮的記憶〉是一部錄像作品,畫面中所見的是一個不斷轉動的唱盤,藝術家小時候常常掂著腳尖看爸爸唱機上的唱片這樣轉著,幾個小時也不會膩;藝術家通常會把自己過往的經驗投射在作品中。在看當代藝術作品的時候,找尋我們和作品的連結也是一個相當有趣的視角,小字工小的時候也常常躺在房間的地板上,看著頭上的吊扇不斷的轉動,再平凡無奇的東西看久了,其實也能在其中找到相當大的趣味。

〈淌血的工具〉是一個吊著巨型毛筆的裝置,時不時會有幾滴墨自毛筆滴下。藝術家認為,每個人都有表達的需要,但在這種過程中,卻是充滿疑慮、孤獨和痛苦的。看到這裡心中不免發出感慨,藝術的生產是如此、文字的生產和表達亦是如此,任何一種創作都是艱辛的,小說家不是只光坐在桌前動動筆、敲敲鍵盤就能產出讓人有共鳴的文字,畫家攝影家也不是揮揮畫筆、按按快門就能有膾炙人口的作品。文化創作之所以真誠可貴,就在我們每一個動念的時刻。

【我還想看更多謝素梅的作品!】
雖然這是謝素梅在台灣的第一次個展,不過早在2005年和2007年,她就已經在台北當代藝術館分別參加了展覽《仙那度變奏曲》和《複音─李明維、謝素梅雙個展》。《複音》展也是小文字工最喜歡的幾檔展覽之一。開頭有提到,音樂在謝素梅的作品中是很重要的創作元素,現在就繼續和大家分享謝素梅其他的作品吧~

巴哈創作「十二平均律」為八度音中的十二個平均律譜寫了十二種調性的樂曲,這是許多人在學習古典樂的過程中不可或缺的練習,從小就學習西洋古典樂的謝素梅也不例外,在錄像作品〈十二平均律鋼琴曲集〉中,謝素梅把彈奏琴鍵的手指頭包裹固定,一方面象徵著古典音樂的嚴謹教條,一方面也象徵著在這些教條裡所受到的綑綁。
網路上沒找著作品影片,配上音樂,大家發揮一下想像力吧~

Su-mei-Mistel.jpg

另外一個錄像作品〈槲寄生植物樂譜〉也相當有意思,這片樹林風景在藝術家每天必經的路上,當秋冬來臨時,樹葉落盡的枝枒彷彿五線譜般高懸在路上。藝術家想起了俄國作曲家蕭士塔高維奇(Shostakovich, 1906-1975)的第一號降E大調大提琴協奏曲,於是充滿詩意的錄像作品如此誕生。

謝素梅的作品適合一個人的時候靜靜地、細細地品嚐,你會發現當被她的作品所圍繞時,沒有任何瞬間比此刻還要接近自己。如果你開始對這位藝術家有興趣,或是你對自己更有興趣,到下個星期天前,都還有機會可以到誠品畫廊感受一下如此無聲的震撼。

【沒辦法去看展覽怎麼辦?】
別著急,這裡有非池中藝術網拍攝製作的展覽現場,記得要把聲音關掉唷~

創作者介紹

趨勢教育基金會

TRENDFOUND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